首页  >  党史研究

略论张闻天对抗日战争的历史贡献

2005.8〕肇庆市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

 

 

 

 

张闻天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中共较长时期的重要领导人。在他的一生中,为中国革命作出了许多重大的贡献。抗日战争前夕和初期,他更是发挥着独特的作用,为中国人民最终战胜日本帝国主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

一、推动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

张闻天是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新政策的倡导者和参与制定者之一。他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早在中央苏区时期,张闻天就反对以博古为首的“左”倾关门主义策略,认识到统一战线的重要性。他在《关于苏维埃政府的<宣言>与反对机会主义的斗争》一文中指出:“要坚决反对‘左’的关门主义”,在“个别的地方进行上层的统一战线”,以此“来争取群众,来争取群众的同盟者,来为苏维埃政权谋利益。”1

193510月,中共中央长征到达陕北后,张闻天率中央机关到瓦窑堡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正式开始了推动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工作。1117日,张闻天写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新进攻与民族革命战争的紧迫》一文,阐明了摆在中共面前的中心问题,“就是经过怎样一些转变的环子,怎样灵活的运用广泛的统一战线的策略,推动广大群众的不满到抗日反蒋的实际行动,并引导这些行动走上直接的民族革命战争的道路。”2这表明张闻天对统一战线的策略思想的认识有不少极其重要的发展。

12月,张闻天在瓦窑堡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对建立统一战线的问题发生激烈的争论,张闻天与毛泽东“完全站在一条战线上”3,坚决支持毛泽东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张闻天在会议最后做总结时,充分肯定了毛泽东的正确意见,并起草了《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会后,根据决议的精神,毛泽东在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决议和报告确定并系统地阐明了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解决了党的政治路线问题,是中共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伟大纲领。

瓦窑堡会议后,作为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张闻天,对于贯彻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推动国共合作局面的形成,无论在思想上和实践上都继续起着重要的作用。

1936年初,为了东渡黄河进入山西准备开赴华北直接对日作战,并以此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毛泽东制定了东征的决策。张闻天坚决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并于2月下旬和毛泽东一起,东渡黄河亲临前线。55日,中共中央发表了《停战议和一致抗日通电》。通电放弃了反蒋口号,表明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随着形势的发展,在张闻天领导下,中共为了逼蒋走上“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道路,进一步调整政策,以争取包括蒋介石在内的一切可能参加的抗日力量。1936825日,张闻天为中央起草了致中国国民党书,直接呼吁国民党停止内战,组织国共两党共同反日的坚固的统一战线。91日,中央书记处下达了张闻天起草的《关于逼蒋抗日问题的指示》,进一步改变了“抗日反蒋”的策略。紧接着中共中央又召开了九月政治局会议,通过了张闻天起草而经毛泽东改定的《关于抗日救亡运动的新形势与民主共和国的决议》,正确估价了新形势下,“南京政府有缩小以至结束其动摇地位,而转向参加抗日运动的可能”,4及时提出“建立民主共和国”的统一战线策略。

西安事变爆发后,张闻天立即主持中央会议,商讨解决西安事变的方针问题。会上,张闻天发表了“尽量争取南京政府正统”这一独到的见解,同时提出了“把局部的抗日统一战线,转到全国性的统一战线”5这一根本方向上去。随后,张闻天与毛泽东、周恩来等共同制定了和平解决事变的方针,为“联蒋抗日”打下了基础。1219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张闻天起草的《中央关于西安事变及我们的任务的指示》,以此统一全党的认识。

19375月,中共中央在延安召开了苏区和白区代表会议,张闻天主持和出席了这两次会议。在党的苏区和白区代表会议上,张闻天先后作了开幕词和报告,深刻阐述了党在新阶段的方针政策,与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一起,为迎接国共第二次合作新时期的到来,为争取千百万群众加入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方针、政策、斗争策略等方面,作了必要的准备。

可见,张闻天为中共从“反蒋抗日”、“逼蒋抗日”到“联蒋抗日”的策略转变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对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起了重要的作用。

二、协助毛泽东制订了全面抗战的路线和正确的战略方针

1937年,日寇发动“七七”事变,全国抗战爆发。由于国民党实行单纯依靠政府军队抗战的片面抗战路线,致使正面战场节节败退,丧城失地。而对于中共领导的军队来说又面临着一个从内战向抗战的军事战略转变的问题。为此,中共中央于19378月下旬在陕北洛川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讨论并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决定实行全面抗战的路线和战略方针。会上,张闻天先后作了很有分量的发言和报告,对毛泽东主张的支持和会议的成功起了重要的作用。

822,会议刚开始,毛泽东便作了关于军事问题和国共两党关系问题的报告,提出实行全面抗战的主张。接着张闻天作了重要发言,指出:现在如何使抗战胜利,大家都仰望着我们,这就要我们拿出办法来。我们与其他党派的论争以及争取群众的关键也均在于此。“因此指出胜利道路的问题是争取领导权的基础,而新的抗日十大纲领,就是争取胜利的具体道路!这就是我们总的方针的具体体现!”6张闻天的发言对《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作了解释,对毛泽东的主张作了有力的支持。824日,张闻天又在会上作了补充报告,对当时的政治形势与抗战方针问题作了详细的阐述,并进一步明确指出:“只有转变为全面的、全民族的抗战,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7毛泽东和张闻天二人的报告为这次会议通过《中央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制定全面抗战路线的策略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抗战的军事战略方针问题是这次洛川会议讨论的又一个重点。毛泽东822日的报告指出,抗战是一场艰苦的持久战,红军的作战原则和方针应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在军事问题上应特别对国民党保持高度的警惕性。与会人员对毛泽东提出的基本原则是一致同意的,但对于游击战同运动战的主次关系问题,出兵时间、留守部队的数量以及出兵后的作战形式等具体问题有不同的认识,并有部分人对国民党缺乏应有的警惕。为此,张闻天在会议上发言,明确地支持毛泽东提出的方针,并作了深刻的说明。他说:“抗日是持久战,即使部分妥协发生也仍是持久战,所以要尽量扩大我们的力量,至少要保存我们的力量。”“在指挥问题上应是独立自主的原则,外面节制,要不妨碍我们这个原则。”对于与日寇作战的方针,他和毛泽东的意见完全一致,指出:“作战方面主要是游击战争,总的是:赚钱则来,不赚钱不干。”他认为力量的使用要有重点,“要认清红军是党军,要使用得最有效”。针对部分领导对国民党缺乏应有的警惕的实际,张闻天又着重指出:“要防止右的尾巴主义”,“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失掉自己的立场。”为统一全党的思想,张闻天最后强调:“党内最重要的是思想上的一致与团结!”“党内团结一致就是胜利。”8

同年11月太原失守后,张闻天写了《把山西成为北方游击战争的战略支点》的文章,进一步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把党的战略重心放在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上面。提出“即使所有其他党派与军队都不愿意在山西继续抗战,共产党还是要在那里干下去的。”号召共产党员要成为“汪洋大海中的‘中流砥柱’”,“要以中华民族无论如何要胜利的自信心去影响全中国人民,使他们坚持抗战到最后胜利。”9

张闻天的发言和文章,统一了全党的认识,对毛泽东是十分有力的支持,使毛泽东的正确抗战路线和军事战略方针得以顺利实行。

三、反对王明右倾错误,保证正确抗战路线和战略方针的实行

193711月底,王明从苏联回国。129日至14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王明在会上系统地鼓吹“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的右倾投降主义观点。因王明在共产国际担任重要职务,是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在国内,又正是国共合作刚刚建立,国民党抗日比较积极。因此,王明的言论一时确实迷惑了不少人,使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抗战路线和军事战略方针的贯彻执行受到某种程度的干扰。

在毛泽东正确抗战路线难以贯彻的情况下,张闻天挺身而出支持他。在十二月会议上,张闻天肯定了西安事变以来党的统一战线“基本上是正确的”,洛川会议的方针也是“正确的”。十二月会议后,张闻天继续抵制王明的错误,坚决维护和支持毛泽东的抗战路线和战略方针。

12月下旬,王明赴武汉以后,中共中央继续讨论十二月会议。张闻天在做结论时全面地为毛泽东的路线辩解,更加明确肯定了“党的路线是正确的”。“要说前一段工作的缺点首先是因为有大革命时代的教训——陈独秀的投降主义的教训”,“不仅有大革命的教训,还有十年残酷的斗争”。还指出:“有人说我们过去没有拿住‘抗日第一’,这是过于把我们的责任强调了……说国民党的失败我们要负责任,这是说不通的。”10并维护了毛泽东的独立自主大力发展党领导的人民武装的原则,强调:“我们虽然目前主要的是求得统一战线更加扩大与巩固,但并不放弃我们自己的基本原则——党的独立性。对八路军与新四军,不仅要扩大,而且要保存党的领导。我们必须扩大三五十万党能直接领导的军队,统一战线才能更有力些。”11

1938年三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王明继续坚持他在去年十二月会议上的错误,并进一步加以发挥。张闻天在会上再次抵制了王明的右倾错误。他针对王明的错误观点,突出强调了两点:一是明确指出国共两党实际上存在争夺领导权的问题,认为“历史决定了国共两党需要合作,但是合作中是存在着两党争取领导权的问题”。这显然是针对王明否认领导权问题而言的。二是与王明热衷于同国民党上层谈判相反,突出强调发展敌后游击根据地,认为“在党的力量的使用方面,要用很大的力量去创造各个地区的根据地”,“八路军要以一个师为单位,这样便于扩大,便于在战争中组织许多附属的游击队,并且使这些游击队又扩大起来,创造许多根据地。”12

张闻天的以上讲话明确地重申了洛川会议的精神和规定的抗战路线及战略方针,与毛泽东在八路军开赴山西后给前方的一系列指示精神完全一致。在当时王明右倾错误严重干扰毛泽东抗战路线和战略方针贯彻执行的情况下,张闻天对王明错误的抵制,保证了毛泽东正确路线和战略方针的贯彻执行。

四、促成中共第一代领导核心的形成,为抗战胜利奠定了组织基础

毛泽东成为中共第一代领导核心,是中国革命的历史选择,经历了由国内革命战争到民族革命战争长达十几年的漫长过程。其中,毛泽东本人对中国国情的深刻理解和科学分析,他的求真务实的科学态度和创新精神,以及他在革命斗争中形成的崇高个人威望,是主观方面的条件;他的战友们对他的支持与拥戴,则是客观方面的重要条件。在这些战友当中,张闻天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位,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遵义会议上,由于张闻天和王稼祥等的支持,毛泽东当选为政治局常委,进入了中央最高领导层,但尚未确立他在全党的领导核心地位。他成为党的最高领袖,经历了由最高军事领导人到全党的领导核心的过渡。长征途中,在同张国焘分裂主义的斗争中,张闻天同毛泽东紧密配合,加强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使毛泽东逐步成为党的最高军事领导人。抗日战争初期,在同王明右倾错误路线的斗争中,张闻天又与毛泽东站在一起,在政治上给了毛泽东有力的支持,帮助其最终确立领导核心地位。

因王明在共产国际地位特殊,而当时中共又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故他回国后,给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带来了严重的挑战。加上王明是一个对党的最高权位有野心的人物,他把自己的一套错误观点同非组织的手段结合起来后,使已经确立的毛泽东领导地位受到极为不利的影响。如李维汉说,从王明193712月提出“一切经过统一战线”的主张约半年时间内,“毛泽东又处在少数甚至孤立的地位”。“有一次我去看望毛泽东,他说:‘我的命令不出这个窑洞’,便是例证”。13就在毛泽东最困难的时候,又是张闻天挺身而出,维护毛泽东的领导地位。

第一,193712月在延安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张闻天充分肯定了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强调的独立自主原则和党已经取得的成绩,批评了党内的右倾倾向,维护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这次会议,虽然他也被迫承认了王明指责的所谓“错误”,但是在独立自主等根本原则问题上,张闻天还是坚持了正确的观点,对王明的右倾错误进行了抵制。正是由于张闻天与毛泽东在根本原则问题上进行了抵制,十二月会议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问题上没有按王明的预期作出新的决议,会议也没有重新回到把“共产国际指示神圣化”的老路上去。由于张闻天当时仍是党的总负责人,所以他的态度有决定性的影响,没有他的支持,毛泽东的正确路线也难以坚持下去。

第二,在1938年张闻天主持召开的中央三月政治局会议上,张闻天旗帜鲜明地反对王明的错误观点,进一步抵制了王明的右倾错误,继续维护毛泽东的领导地位。这次会议,王明反对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政策,提出了比较系统的右倾错误观点。张闻天为此作了精彩的长篇发言。他针对王明的错误,明确指出当前形势是向好的方向发展,告诫全党无论何时不要忘记与国民党合作,但必须时时保持戒心。并强调:“有些人一看到与国民党合作发生磨擦,就觉得恐怕马上要分裂了;一看到与国民党关系好一些,就认为没有问题了。这些都是错误的。”14张闻天的发言,实际上又一次同毛泽东站在一起,在政治上给了毛泽东有力的支持。

第三,中央三月政治局会议后,张闻天与毛泽东一起,以实际行动对王明的右倾错误主张进行了抵制。他连续主持会议,单独或与毛泽东等联署电报发出指示,贯彻独立自主的统一战线政策,指导各地的抗日游击战争。针对王明自命中央的错误做法,张闻天以中央书记处的名义致电中共中央长江局,强调了统一战线中领导权的问题,与王明的无组织无纪律行为进行了斗争。19386月中共中央发出的《关于中共十七周年纪念宣传纲要》,更明确要求:“中共必须在任何困难条件下,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党在政治上和组织上的独立性”。15张闻天的上述努力,既维护了党的团结统一,又与毛泽东并肩抵制了王明的错误,使毛泽东的领导地位得到进一步的加强。

第四,在19389月底至11月初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张闻天真诚地拥护毛泽东当党的领袖。这次会议,王稼祥传达了共产国际关于中共中央要以毛泽东为首解决统一领导问题的意见。张闻天对此坚决拥护,并提出“把总书记一职让掉”、“推举毛泽东同志为中央总书记”16的意见,使毛泽东顺利成为全党的领导核心。会议最后通过了张闻天的组织报告,决定调整各中央局,王明留在延安工作,实际上结束了王明对南部中共党的工作的领导,使毛泽东的领袖地位得以确立。同时,由于毛泽东的坚持,又在名义上保留了张闻天党的总负责人的职位。此后,张闻天采取积极配合的态度,主动将自己负责的工作逐步转交给毛泽东,保证了党内权力的顺利交接和新的领导核心的较快确立,为1943年毛泽东主持党的机构改革,最终确立在全党的领导核心地位奠定了基础。

毛泽东在全党领导核心地位的确立,为抗日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坚强的组织保证。张闻天又一次为中国人民立下了殊勋。

综上所述,张闻天确为抗日战争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他发挥的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影响深远,意义重大,不仅为中国人民最终战胜日本帝国主义,而且为中国革命的彻底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注释

1】《张闻天文集》第1卷,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0年版,第413415416页。

2】《张闻天文集》第2卷,中共党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9页。

3】张闻天1943年《整风笔记》。

4】《张闻天文集》第2卷,中共党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154页。

5】同上,第198199页。

6】同上,第339页。

7】同上,第348页。

8】同上,第340342页。

9】同上,第374375页。

10】同上,第376-378页。

11】同上,第377378页。

12】同上,第387389页。

13】李维汉:《回忆与研究》(上),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版,第443页。

14】《张闻天文集》第2卷,中共党史出版社1993年版,第385387页。

15】《党的建设七十年纪事》,中共党史出版社1992年版,第135页。

16】《张闻天年谱》(上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年版,第58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