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研究

略论毛泽东军事思想解放战争时期在华南的实践

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学术研讨会征文

 

 

[内容提要]毛泽东军事思想是中国革命战争和国防建设历史经验的升华,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它指导中国历次革命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并巩固了社会主义祖国的国防。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华南党组织和人民武装,把毛泽东关于建设新型人民军队、开展人民战争和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等光辉的军事思想灵活运用到实际斗争中去,在孤悬敌后,斗争环境险恶的华南地区开展波澜壮阔的游击战争,使人民武装不断发展壮大,革命事业不断取得胜利,最后配合南下野战大军解放了华南全境。

[关键词]毛泽东;军事;华南;实践

 

毛泽东军事思想是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革命战争和国防建设历史经验的升华,是中国共产党集体智慧的结晶。其内容十分丰富,主要组成部分是人民军队、人民战争和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导中国历次革命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并巩固了社会主义祖国的国防。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广东区党委(后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华南分局,以下统称“中共华南党组织”)在华南地区组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闽粤赣边纵队、粤桂湘边纵、粤中纵队、粤桂边纵队、桂滇黔边纵队和琼崖纵队7支人民武装,把毛泽东军事思想灵活运用到实际斗争中去,使人民武装不断发展壮大,革命事业不断取得胜利,最后配合南下野战大军解放了全区人民。

 

一、关于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思想在华南的实践

 

毛泽东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实践中,创立了一整套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理论与原则,即关于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思想。其核心内容是:建立一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执行革命政治任务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新型的人民军队,保证完成党交给的一切任务。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华南党组织领导的人民武装,是按照毛泽东关于建设新型人民军队的理论和原则组建的新型人民武装。

 

(一)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作为人民武装的唯一宗旨。为了把人民军队建设成为一支真正站在人民立场上的新型革命军队,在红军初创时期,毛泽东就曾布告全军及劳苦大众:为“民权革命”是“红军宗旨”[]。后来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又指出:“我们的共产党和共产党所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是革命的队伍。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1945年,在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他又把建军以来关于人民军队宗旨的论述进一步精辟地概括为:“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的唯一的宗旨。”[]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华南党组织领导的7支游击纵队,都是按照这一宗旨组建的。7支游击纵队,在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打击欺压人民的国民党反动派,推翻其反动统治,分别在粤赣湘边、闽粤赣边、粤桂湘边、粤中、粤桂边、桂滇黔边和琼崖根据地内开展减租减息、破仓分粮、肃清土匪等斗争,并帮助群众救灾、生产,建立互助组织,开办各种识字班、夜校以至正规学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因而得到人民的拥护。为了解放人民,维护人民的利益,广大指战员不畏艰苦,英勇奋战,甚至不惜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如琼崖纵队及其前身部队,在孤悬海南岛,得不到其他战略区支援的恶劣环境下,坚持武装斗争,23年红旗不倒,为了人民的利益,共有13000多名干部战士献出宝贵的生命。[]又如粤桂湘边纵队,仅在解放战争时期就牺牲了包括中共粤桂湘边工委副书记、边纵副政委钱兴,以及连江支队司令员冯光、主力团团长张明等领导在内的900余名指战员。[]为了人民的利益,华南各游击纵队千千万万革命战士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毛泽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事思想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二)把人民武装置于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下。毛泽东认为,要贯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靠的是党的力量。党对于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使军队保持无产阶级性质的根本条件。早在红军初创时期著名的“三湾改编”时,他就根据叶挺独立团及其扩建、改编的部队中建立各级党组织,因而具有较强的战斗力,打不垮、拖不烂的经验,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原则,并把党的支部建在连上。后来,他又把这个原则形象地概括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并且指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首先是思想的领导,治军先治心,要对部队进行建军宗旨的教育;其次是在政治上,党的领导机关要有正确的指导路线;最后是在组织上要有坚强的保证,要建立健全党在军队中的各级组织。

解放战争时期,活动在以广东为中心的华南地区7支游击纵队,是根据毛泽东的建军思想并以八路军、新四军为榜样建立起来的。为保证党对部队的绝对领导,中共华南党组织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不断加强党员干部的思想建设,并从华南地区的实际出发,制订正确的开展游击战争的方针政策,引导游击战争不断走向胜利。同时,在这7支部队活动的地区,分别成立区党委(工委),并在支队(总队)设党委,在团设党委或总支,营、连设支部,加强党对部队的领导。党的组织在部队中成为核心和战斗堡垒,党员在部队中起先锋模范作用,冲锋在前,退却在后,成为部队的骨干。如共产党员、琼崖纵队副司令员李振亚和第一总队政治部主任林天生,每次战斗都亲临前线指挥,最后光荣牺牲在战场上;共产党员、粤中纵队新(兴)恩(平)开(平)总队队长黄飞和广阳支队七团副教导员郑达明总是身先士卒、冲锋在前,后来在战场上英勇献身;共产党员、粤桂湘边纵队绥贺支队第三团分队长植启芬和文化教员邓偶娟,为了掩护部队撤退,打至弹尽后不幸被俘,面对敌人的酷刑和利诱,始终坚贞不屈,最后英勇就义。由于中共华南各级党组织努力实践毛泽东关于在部队中加强党的领导的思想,部队有党的坚强领导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成为新型的人民军队,因而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始终打不垮、拖不烂,最终赢得革命胜利。

 

(三)在人民军队中建立强有力的政治工作制度。建军着重于立足政治,这是无产阶级治军的根本和区别于一切旧式军队的主要标志。人民军队诞生后,毛泽东就继承并发展了周恩来等在大革命时期从事军事政治活动,特别是叶挺独立团开展政治工作的经验,着手建立了党代表、政治工作机关和政治工作制度。继作出奠定人民军队政治工作基础的《古田会议决议》之后,他又不断深刻论述军队政治工作和其他工作的辩证关系,强调“政治工作是我们军队的生命线”[],是“战胜敌人的重大因素”[]。指出政治工作要以进步的政治精神贯注于军队之中,用马列主义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教育广大指战员,以保证人民军队具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具有坚强的内外团结、严格的军事、政治纪律和强大的战斗力。

解放战争时期战斗在华南地区的7支游击纵队,正是根据这些原则在部队中设立各级政治机构的:纵队、支队设政治部,团设政治处,营设政治教导员,连设政治指导员,排设政治服务员,班设政治战士。部队的政治机关,就是党的工作机关,贯彻党的方针政策,宣传党的主张,对部队进行政治教育,开展“三查”、“三整”运动,提高官兵的政治素质,保证党对部队的绝对领导。同时,实行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军事民主;实行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的三大原则,使部队军政素质不断提高,不断取得胜利,不断发展壮大。7支游击纵队在解放战争中都是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如粤赣湘边纵队、粤桂湘边和粤中纵队,分别由最初的450余人、300余人和140余人发展壮大到3.8万余人、1.9万余人和1.6万余人,并取得辉煌战绩,正是由于实践毛泽东军事思想,建立了强有力的政治工作制度的结果。

 

二、关于人民战争的理论在华南的实践

 

在领导中国革命战争的长期实践中,毛泽东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民战争的学说,依据历史唯物主义的原理,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民战争理论。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华南党组织在领导人民争取自由,谋求解放的革命斗争中,灵活运用毛泽东关于人民战争的理论,使革命事业取得重大胜利。

 

(一)人民战争必须要以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为骨干。毛泽东认为:“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在我们这个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为革命突出特点的东方大国里,中国人民要战胜比自己强大多倍并武装到牙齿的国内外反动派,必须要有一支真正站在人民立场上的军队。没有一支经过严格训练、懂得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并且具有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革命精神的军队,中国人民要坚持长期战争,夺取最后胜利,是不可能的。

中共华南党组织努力学习、实践毛泽东军事思想,充分认识到军队的重要性,在十分困难的环境下,仍注重保存和发展人民武装。抗战胜利后,面对国民党军队的大规模“围剿”,华南各地党组织执行中共中央和广东区党委关于“长期打算”、“埋头苦干、保存力量、待机发展”的方针,领导坚持在华南地区的人民武装进行了艰苦的分散隐蔽和自卫斗争,挫败了国民党的军事“围剿”和政治“清乡”计划,实现了保存干部、保存武装、保护人民群众的目的。194611月,中共广东区党委决定恢复公开的武装斗争后,华南各地党组织坚决贯彻执行区党委的决定,部署恢复公开的武装斗争,在各战略区组建了开展人民战争的骨干力量。如在粤桂边,中共南路党组织在19471月即在湛江赤坎召开会议,传达中共中央和广东区党委的指示,作出了在粤桂边放手发展人民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实行“红色割据”的决策。同年3月,中共广东区党委决定在粤赣湘边分别成立五岭地委和九连、江北、江南、滃江等工委,统一领导各地区党组织和武装部队,并建立“东江人民抗征队”、“粤赣湘边人民解放总队”等武装。4月间,闽粤赣边区工委在大埔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实行“先粤东后闽西南,普遍开展游击战争”的方针,并建立“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区总队”,广泛开展游击战争。由于各级党组织努力实践毛泽东军事思想,重视组建武装部队,因而华南人民武装得到极大发展,由1946年底恢复武装斗争时的约2000人(不含琼崖),到1949年秋发展到10余万人,成为解放华南人民的重要力量。

(二)人民战争必须要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作基础。毛泽东认为,只有军队而无人民的革命战争,就像一个独臂将军。革命战争是群众的战争,只有动员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只有依靠群众才能进行战争。因为“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造成了弥补武器等等缺陷的补救条件,造成了克服一切战争困难的前提”。[11]

中共华南党组织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在十分艰难的对敌斗争中,把毛泽东关于人民战争的理论运用到实际斗争中去,深入发动群众,紧紧依靠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华南人民,使全区的敌后武装斗争,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在分散隐蔽斗争期间,各地人民武装骨干在自身生存条件都难以保障的情况下,仍然通过各种渠道,深入乡村,宣传群众,争取群众,把根子深深扎在群众之中。恢复公开的武装斗争后,各地党组织和人民武装更是把放手发动群众、广泛开展群众运动,当作发展革命力量、壮大人民武装的重要途径。随着反“清剿”斗争的深入,又在广大乡村发动和领导群众开展反“三征”等斗争,保护群众利益,极大地密切了党组织、部队与人民群众之间的血肉关系。部队热爱人民,为群众利益而战,人民群众把部队当作自己的子弟兵。他们常常冒着生命危险,为部队探听敌情、传递情报,救治、掩护伤病员。还克服各种困难为部队筹集军粮药品等作战物资,保证部队战时的后勤供应,使部队作战无后顾之忧,不断取得胜利,发展壮大。如1948年春,敌人调集重兵对粤赣湘边区实行大规模的“清剿”和封锁,使五岭、滃江、九连等地武装部队陷于极端困难之中。当地人民群众为解部队燃眉之急,冒着生命危险,冲破敌人的封锁线,将大批粮食和军用物资送给部队。大湖游击区有一位大嫂,还将自己的嫁妆全部变卖,购买粮食支援游击队。又如,粤桂湘边中心根据地广宁县农民梁二(尊称二公)、陈绍明(尊称二婆)家,既是游击队的交通联络站,又是伤病员的庇护所,全家人日夜为革命事业奔走,不惜牺牲生命,成为革命堡垒户。这些都是实践毛泽东关于开展人民战争思想的生动活剧。

(三)人民战争必须要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毛泽东指出:“没有根据地,游击战争是不能够长期地生存和发展的。”[12]农村革命根据地,是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阵地。不建设根据地,武装斗争就会因没有可靠的后方作依托而陷于失败。有了根据地,建立了革命政权,人民武装就能依靠根据地的人力、物力,有效地打击敌人,并在人民群众的直接支援下进行休整、补充和训练,坚持长期战争,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

中共华南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武装,把毛泽东关于根据地建设的思想充分运用到实际斗争中去,十分注重根据地建设。恢复公开武装斗争后,广东区党委及时对华南游击战争的战略布局作出部署,要求各地党组织和人民武装确定重点区域,建立游击根据地。如在粤桂边,决定以廉江北部作活动中心,“南联遂溪,东联化(县)吴(川),西联合(浦)灵(山),北出广西”,[13]创建游击根据地。在粤中地区,以“三罗云浮山脉周围的山区,包括新兴西部、南部,恩平西北部,阳春北部、罗定郁南的南部相连的山地”[14]作建立根据地的重点地区。在粤桂湘边,则以广宁、怀集为中心创建游击根据地。华南各地党组织按照广东区党委的部署,大力创建游击根据地。至1949年秋,在华南地区分别建立了粤赣湘边、闽粤赣边、粤桂湘边、粤中、粤桂边、桂滇黔边和琼崖7个游击根据地,解放人口1350多万。同时,在根据地内发动群众成立农会、工会、民兵、贫农团、儿童团等群众团体。在条件成熟的地方建立县、区、乡人民政权。到1949年夏秋间,“潮梅、东江、中区已先后成立临时人民行政委员会;……海南则已成立人民政府”。“全省各县约有三分之一以上县份成立县人民政府”。[15]游击根据地和各级人民政权建立后,在部队的扩军、筹粮、支前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成为部队雄厚的后方基地,为全区的解放作出了重大贡献。这是中共华南党组织实践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又一重要体现。

 

三、关于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在华南的实践

 

毛泽东的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长期的革命战争实践中创立的一整套战争指导原则和作战方法,包括战略、战役、战术的指导原则和作战方法。中共华南党组织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灵活运用毛泽东关于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重大胜利。

(一)运用毛泽东关于人民军队以弱胜强的战略方针——积极防御。进攻和防御,是古今中外一切战争的两种最基本作战方式。而前进与退却,则是进攻和防御矛盾发展的必然结果。从中国革命战争长期内敌强我弱、敌攻我守这一基本实际出发,毛泽东为人民军队制定了积极防御这一弱军战胜强军唯一正确战略方针。指出:“战略退却,是劣势军队处在优势军队进攻面前,因为顾到不能迅速地击破其进攻,为了保存军力,待机破敌,而采取的一个有计划的战略步骤。”[16]强调在积极防御中要诱敌深入,寻机歼敌,要“选择和造成有利于我不利于敌的若干条件,使敌我力量对比发生变化,然后进入反攻阶段。”[17]

解放战争时期的华南人民武装,孤悬敌后,绝大部分时间里处在敌强我弱、敌众我寡的状态下,环境极端恶劣。但华南人民武装灵活运用毛泽东关于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战胜了各种困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重大胜利。如1948年国民党“闽粤边剿匪总指挥”喻英奇,集中兵力向闽粤边大北山根据地“重点进攻”时,闽粤赣边潮汕支队先在根据地外围挫败敌人钳形攻势,使其不敢贸然进入山区,旋即以主力跃进潮(阳)、普、惠南平原和潮(安)、揭平原,在敌空虚而又敏感的地方,辗转机动,消灭敌人,迫敌回援,从而粉碎敌人的“清剿”。又如,当敌准备集中优势兵力“扫荡”南路解放区时,粤桂边第二支队则乘敌后方兵力空虚之机,袭击湛江市区,打破敌人的“扫荡”计划。再如,当敌对粤桂湘边中心根据地广宁发动联合“会剿”时,中共粤桂湘边工委和人民武装,不与敌拼消耗打阵地战,“御敌于国门之外”,而是有计划地向敌薄弱的地方突破,绕到敌人的左右侧翼或后方去活动,相机打击敌人。在敌人大举进犯时,避免被动应战,主力跳出外线作战,主动打击敌人,在内线则留少数部队牵制敌人,造成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黑了西方亮了东方,输了一点赢了三点的有利局面,最终打破敌人的“会剿”。可见,毛泽东关于积极防御的军事思想确是战胜强敌的重要法宝。

(二)运用毛泽东关于游击战的基本原则,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毛泽东不仅从战略上为中国革命战争规定了积极防御的正确方针,而且还找到了一种最能执行这一方针的主要作战形式——游击战和带游击性的运动战。19285月,他就提出了红军游击战争的基本原则,即“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18]的十六字诀,使红军取得了一个又一个重大胜利。

中共华南各级党组织和人民武装,按照毛泽东关于游击战争的基本原则,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创造了一幕幕精彩的游击战活剧。在粤桂湘边区,194812月初,国民党德庆县长华文治密谋率县自卫总队刘富南等部向三河游击区发动“清剿”。战斗在三河地区的人民武装绥贺支队,灵活运用毛泽东关于游击战争的“十六字诀”,粉碎了敌人的“清剿”。当绥贺支队获知敌进行“清剿”的情报后,即决定避敌锋芒,主力跳出外线作战,转移到封川黑石顶一带待机歼敌,并派出武工队与敌周旋,发动群众坚壁清野。1220,华文治率部进犯三河、九龙、悦城等游击区。敌所到之处,不是扑空,就是被武工队和民兵的麻雀战袭扰,疲于奔命,被迫于26日退出三河。27日,华文治命高良自卫队再攻三河,在云利山口遭武工队和民兵伏击,狼狈逃窜。翌年12,绥贺支队主力回师三河,在武工队和民兵配合下,奔袭匝村驻敌,并将华文治在九龙地区新建的保甲组织全部摧毁,镇压了一批顽固不化的地方反动头目,夺回了九龙地区的控制权。华文治于13率部败退县城,绥贺支队取得了这次反“清剿”的胜利。在粤中地区,人民武装运用毛泽东关于游击战的战略战术,多次打败敌人的“清剿”。如19483月,敌纠集8000余人,采取“乡乡钉点”配合“重点进攻”的战术,向各游击区发动了一系列的“清剿”。人民武装根据敌强我弱的具体情况,采取“分散”发展的斗争策略,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打破敌人的“清剿”。在两阳、新(兴)恩(平)边界和三罗等敌人重点进攻地区,武装部队分散各地游击,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在新(兴、会)高(要、明)鹤(山)、台(山)开(平)赤(溪)等敌人兵力较为薄弱的地区,采取“分散搞发展、集中打敌人”的游击战术,伺机打击敌人。“清剿”的敌人被牵着鼻子,东奔西突,疲惫不堪,并不断遭到打击,被迫于同年六、七月间暂停对各游击区的“清剿”。毛泽东关于游击战的基本原则在华南地区实践的战例还有许多,在此不再一一列举。

(三)运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战争的直接目的,是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一切技术、战术、战役、战略原则,都不能离开这个目的。从这一目的出发,毛泽东为人民军队制定了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的战略战术指导思想。指出:“我们的战略是‘以一当十’,我们的战术是‘以十当一’,这是我们制胜敌人的根本法则之一。”[19]强调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为了战胜敌人,必须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用战术上的以多胜少,实现战略上的以少胜多,积小胜为大胜,积量变为质变,逐步改变敌我力量的对比,实现战略全局的变化。

中共华南党组织和人民武装,按照毛泽东这一作战原则,组织了多次战斗,取得重大胜利。如19487月间,粤赣湘边江南支队集中主力1000余人,攻打只有300多敌军驻守的沙鱼涌战斗,只用了3个小时,就全歼敌人;粤桂湘边绥贺支队集中主力300余人,利用有利地形,在广宁扶罗口伏击敌160余人的军火护航队伍,以优势兵力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缴获大批武器弹药。8月下旬,粤中区集中广阳支队七团、直属陕西连和三罗支队德怀连等人民武装夜袭新兴船岗敌一个自卫队的战斗,人民武装的兵力为敌人的数倍,只用2个多小时,就全歼守敌。930,又一次集中各部队主力300余人,在新兴与高明交界的布辰岭伏击敌保安团一个加强连120余人,前后仅2个小时,就将敌全歼。实践证明,运用毛泽东关于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确是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战胜敌人的根本法则之一。

综上所述,由于中共华南党组织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重视学习和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使毛泽东军事思想在华南地区的实际斗争中得到光辉的实践,因而能够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得以生存、发展和壮大,最后配合南下野战大军解放了全区人民。

 

 

 

 

  

 



[]《毛泽东军事文选》内部本,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198112月版,第7页。

[]《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1004页。

[] 同上,第1039页。

[]《琼崖纵队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869月版,第310页。

[]《粤桂湘边风云录》,花城出版社20038月版,第4页。

[]《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6版,第547页。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注释本,人民出版社19836月版,第531页。

[]《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1248页。

[]《毛泽东选集》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1074页。

[]《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511页。

[11] 同上,第480页。

[12]《毛泽东选集》第二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418页。

[13]《广东人民武装斗争史》第四卷,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10月版,第98页。

[14]《粤中纵队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7月版,第23页。

[15] 方方:《广东情况介绍》(1949921日),载《华南党组织档案选编》,广东省档案馆1982年印,第228页。

[16]《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203页。

[17] 同上,第206页。

[18]《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204页。

[19]《毛泽东选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6月版,第225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