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人物

薛 六

  

首位进入中央委员会的肇庆籍人薛六

    薛六,1887 年 7 月出生于广宁县拆石铺社岗坊大崀村(今潭布镇社岗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894 年,薛六在本村私塾就读。三年后,由于家贫致中途缀学,在家务农。

  1908 年,薛六离开社岗到广州做榨油工人。1919 年的“五四”爱国学生运动和席卷广东的反帝反封建革命浪潮,使薛六深受教育。他参加了广东油业工会,且成为工会积极分子。1922 年中共广东支部派刘尔崧、周其鉴到广东油业工会开展工人运动,从这个时候开始,薛六经常与周其鉴等来往,汇报榨油工人艰苦生活的情况,政治觉悟有较大提高。

  此时,刘尔崧、周其鉴等在广东油业工会内建立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十人团”,薛六由周其鉴介绍,参加了“十人团”。1923 年,在中共广东区委和刘尔崧、周其鉴等领导下,广东油业工会举行大罢工。薛六等与油业工人一起,坚持了 8 个月的斗争。榨油旺季到了,资本家与工会谈判,答应了工人提出的条件,油业工人才复工。通过这次斗争,薛六认识到工人团结起来才有力量,才可以争取斗争的胜利。

  1923 年农历岁末,薛六参加周其鉴、罗国杰等邀集的广宁籍油业工会会员李爱、陈义等 30 余人在广州召开的会议,商讨利用春节回乡之机,在各自原籍乡村开展宣传组织农民协会的活动,为展开农民运动作准备。此后,薛六多次参加周其鉴召集的会议,研究回乡开展农运的具体办法。1924 年 3 月,他参加周其鉴、罗国杰等在广州召开的成立广宁农会筹备会议,研究决定回乡成立农会的办法和步骤,通过了《广宁农会章程》、《广宁农会筹办通告》等文件。会上决定由薛六负责社岗的农运工作,和薛六回乡的还有榨油工人薛才、薛义等。4 月上旬,薛六等回到社岗后,立即分头到大崀、雷坪、荷木崀等村逐户进行宣传发动,使农民普遍认识到组织农会是为大众谋利益的行动,广大农民纷纷报名参加农会。4 月底,社岗乡农会成立,薛六任会长。这是广宁县成立最早的五个乡级农会之一。

  6 月 10 日,江屯、扶溪等地的大地主江耀南、冯月庭等高价收买当地民团头目黄福、黄鄂棠等人,带领江屯、扶溪民团 50 人,武装袭击驻江屯的广宁县农会办事处和江屯农会,当日下午,再窜往潭布,在潭布民团头目江淮英等配合下,捣毁潭布农会。在此危急关头,薛六沉着地坚守在社岗乡农会,稳住了会员的情绪,周边地区农会会员受他们的影响,情绪亦逐渐安定下来。整个农民运动的局势,很快得到控制而趋于稳定。在广州公干的周其鉴遂立即回县,会合仍在县内的薛六、李爱等 10 余人,重整旗鼓。经过 8、9 两个月的宣传发动,各地相继成立区、乡农协。10 月,广宁县农民协会在县城学宫成立。

  10 月 16 日,县农协执委扩大会议在新楼村思兼祠举行。县、区、乡农协执委 80 余人参加,薛六被选为主席团成员之一,和周其鉴、罗国杰、陈伯忠等一起主持会议。会议决定立即动员全县农民开展减租运动。会后,薛六回到社岗立即召开农协会员大会,宣传减租的必要性和正义性,动员会员起来开展减租。由于社岗、荷木咀、锅源等地农会率先决定实行减租,各地农协随即纷纷响应,迅即形成声势浩大的全县性减租运动。

  由于薛六在开展农民运动和减租斗争中成绩突出,于 1925 年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4 月,广宁县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在白庙梁家祠举行,选出薛六、杨进弟、李爱等 9 人为执行委员,薛六为委员长。

  薛六任县农会委员长后,组织了由省农会主持的在广宁县举行的西江地区各县特派员会议,介绍推广了减租运动与武装斗争相结合的广宁农民运动经验。此后,薛六致力于巩固与发展广宁农民运动的成果。特别是注重训练农军,组织农军模范队,进行正规的军事训练。还聘请黄埔军校学员何楠、江田、黄铎、岑任贤为军事政治教员,使广宁农军成为一支训练有素,思想觉悟高的武装队伍,打败了地主武装的多次反扑。

  1925 年 6 月,中共广宁县地方执行委员会成立,薛六被选为县委委员、县委农民运动委员会委员。

  1926 年 5 月,薛六出席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在分组讨论时,薛六介绍了广宁农民运动经验。在这次大会上,薛六被选为广东省农民协会第二届执行委员会委员。8 月,广东省农会执委会在广州召开扩大会议,薛六当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29 日,薛六在大会闭幕式上发表演说,表示为革命事业要一往无前,坚持到底,决不犹豫和退缩,“吾人于革命事业,是时时要准备为民众而流血牺牲的。”全体代表报以热烈的掌声。

  1927 年 4 月 27 日,中国共产党在武汉召开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薛六作为广东代表之一,到武汉出席“五大”。薛六在分组讨论时,介绍了广宁县减租运动和武装斗争相结合的经验,并建议继续加强农民运动,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团结广大农民,以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这次会议突出土地问题和农民问题,又强调领导班子中的工农成份。会议选举了新的中央领导机构,薛六被选为候补中央委员,成为首位进入中共中央委员会的肇庆籍人。会后,薛六到香港向中共广东省委组织部部长穆青、秘书长赖玉润、委员杨殷等传达中共“五大”精神,并于同年 10 月参加中共中央南方局与中共广东省委在香港召开的联席会议。会上,薛六当选为省委委员,并被派往广宁组织农民暴动。

  薛六回到广宁后,即与中共西江特委书记兼中共广宁县委书记黄学增及广宁县委委员罗国杰等共同组织发动广宁暴动。薛六和黄学增等一起,在石涧秘密召开全县农民代表大会,研究恢复工农武装和组织暴动,实行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等问题。同时加强训练农民自卫军,提高农军战斗力,并将农军改编为农民赤卫队,组织了 300 多人的精干队伍,隐蔽于富溪、江美、螺岗、狮村等地待命。另一方面,派人做改造土匪争取民团的工作,以瓦解敌人,配合赤卫队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镇压。

  1928 年 2 月 25 日,隐蔽于螺岗等地的农民赤卫队,在中共广宁县委和薛六、黄学增等领导下,武装进占螺岗圩,成功地举行了武装起义。并于螺岗圩镇安府召开有 3000 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宣布成立广宁县苏维埃政府,罗国杰任主席,薛六被选为政府委员。苏维埃政府设在镇安府。这是西江地区第一个苏维埃红色革命政权。

  螺岗暴动的消息传到县城,国民党反动派惊恐万状。县长宁一白从广宁的十六区、高要县水南和德庆县附近,调集“三县联团”赶赴广宁县城南街集结,准备大举进犯螺岗。中共广宁县委和薛六、黄学增等闻讯,鉴于敌众我寡的形势,决定避敌锋芒,指挥农民赤卫队于 28 日凌晨主动撤出螺岗,转入江美、富溪一带。同时派人秘密潜回县城南街,散发暴动传单,张贴广宁县苏维埃政府布告,以扩大暴动影响,牵制和扰乱敌人。

  28 日上午,宁一白带领大批气势汹汹的地主武装抵达螺岗,结果扑了个空。当地主武装尾追农民赤卫队至江美、富溪时,立即受到农民赤卫队的迎头痛击,地主武装被击溃,缴获步枪 10 余支。

  29 日,敌人又纠集地主武装 600 多人,企图扑灭在江美的农民赤卫队。农民赤卫队在队长欧蛟率领下,分三路迎击敌人。各村农会会员也前来助威,走上附近山头,鸣锣呐喊,迷惑和扰乱敌人。面对优势于我之敌,赤卫队不敢久战,到傍晚时分撤出江美,连夜赶至石涧,与当地革命武装会合。在石涧又遇地主武装,与地主武装展开激战,毙伤敌 10 余人。县城之敌闻讯,立即派兵赶赴石涧增援。石涧被敌全面包围,农民赤卫队虽多次抗击敌人进攻,但敌人的包围圈越缩越小,形势十分危急。西江特委和广宁县委以及薛六、黄学增等立即决定,县委成员分散到各区乡开展隐蔽斗争,留县委委员谭鸿翔坚守县委并负责指挥。同时决定为保存武装力量,赤卫队分成小队,西渡绥江向罗汶山区撤退,坚持游击战争。其中一部分与高要县委委员许其忠率领的高要农军会合,在广、高边的山区活动;另一部分在绥江南岸设卡收税,并袭击防卫力弱的地主民团,锄奸筹粮,继续坚持斗争。

  螺岗起义失败后,薛六辗转至香港,向省委和南方局汇报螺岗暴动情况。省委留薛六在香港从事工人运动。1928 年 11 月 16 日至 24 日,他在香港出席中共广东省委第二次扩大会议。听取了“六大”代表传达中共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精神,并与到会同志一起表示完全接受“六大”的决议案。会后,他在香港的部分同志中传达省委会议精神。他说:“广东的形势也和全国一样,是处在两个革命高潮之间,党目前的总任务是争取广大群众,积聚革命力量,以迎接新的革命高潮的到来。”

  1929 年初,薛六与中共广东省委委员、中共香港市委书记邓发等一起,在香港开展工人运动。那时,正值我国工人运动处于低潮,在白色恐怖笼罩下,有些工会转入地下,有些工会仅存躯壳,名存实亡,无法开展革命活动。在这样恶劣环境中,薛六仍像过去在农村那样,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出生入死,深入到工人群众中,往来于香港、九龙、新界之间,在羲皇台、弥敦道、尖沙咀等地下据点开展活动,向工人群众宣传革命道理,指出帝国主义、军阀、国民党反动派是工人阶级的敌人,工人阶级仍应保持革命斗争优良传统,开展秘密革命斗争。有时,他到洋务工人中去讲形势,提高工人的思想觉悟,说明团结就是力量,工人和广大群众团结起来就可以打倒帝国主义、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道理。有时,根据上级指示,他还到澳门,在进步工会中开展活动,任务完成后返回香港。

  1930 年春,薛六在香港被敌人逮捕。他在狱中遭受酷刑,但坚强不屈,后被引渡到广州秘密杀害,时年仅 43 岁。

薛六故居正门

 

薛六故居侧面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