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人物

聂文波

    聂文波,又名二德,高要县乐城镇领村人。 l890 年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聂文波从小就养成了勤劳朴实,正直坚强的性格。他 10 多岁的时候,父母先后去世,只得外出到中山石岐做木工谋生。几年之后,因无人顾请而失业回乡,从此一直在家耕山种田。

  聂文波受尽地主的压迫剥削,一年到头,辛苦劳动,却不得温饱,过着牛马不如的悲惨生活。残酷的社会现实,使他充满了对地主阶级的刻骨仇恨。

  1922 年至 1923 年间,广东的中共组织先后派出一批党员到西江地区开展农民运动,揭露恶霸地主剥削压迫农民的罪行,宣传组织农民同地主豪绅作斗争的道理,加上广州、佛山、三水等地农民运动的影响,聂文波很快接受革命的宣传教育,思想进步很快,对地主的仇恨进一步加深了,同地主进行斗争的思想进一步树立起来了。

  1923 年秋,聂文波所在的领村及其附近的整个端源乡普遍发生了虫灾,晚造水稻受到剃枝虫的严重为害,造成晚造粮食严重减产。地主们眼看十足收租有困难。因为当时广东省内不少地方的工农运动已经兴起,并组织了农会,实行减租减息。这些情况已经影响到端源,他们预料到端源农民受灾减产后很可能会起来抗租。于是地主集团开会策划研究对付农民抗租的对策,并与县官互相勾结,成立了一个名叫“业主租税维持治安委员会”(筒称“业租维持会”)的组织,设立一个有 20 多人的“民团自卫队”,专门对付抗租的农民,企图以武力做后盾,强行十足收租。并规定从每箩租谷中多交二毫白银,作为“业租维持会”的经费。地主阶级的高压盘剥,进一步激发了聂文波对地主阶级的仇恨。

  针对地主集团成立业租维持会,用武装来对付农民的情祝,聂文波和端源乡的农民意识到,要跟地主豪绅进行斗争,并在斗争中取得胜利,就必须把农民组织起来,武装起来。于是聂文波同伍腾洲、谢大德等人带头串连端源乡的各村农民代表,发起组织端源乡农民公会筹备委员会。接着,由端源乡十村派出农民代表到领村开会,正式成立“端源乡农民公会”。领导端源农民向地主开展减租抗租斗争,同地主集团组织的“业租维持会”相对抗。端源乡农民公会成立后,第一个革命行动就是领导农民群众减租减息,惩办恶霸地主、土豪劣绅,一律实行五折减租(即减少地租 50% ),取消地主规定农民交租时一并缴交的“田信鸡”、“田信米”,取消一切套在农民身上的枷锁陈规。这一革命行动,对于广大农民群众是个极大的鼓舞,对地主阶级是个沉重的打击,地主们没有最初成立业租维持会时那样神气,那么嚣张了。这年只好按照农民公会的规定,实行五折收租。

  1924 年冬,中共广东区委派黄侠生、韦启瑞、蔡日升等一批中共党员到高要宣传组织农会,协助端源农民公会健全组织。1925 年 5 月,端源乡农民公会改称“端源乡农民协会”。同时,组建了高要县最早的农民自卫武装组织——“端源农民自卫军”。聂文波被选为端源乡农民协会执行委员。

  地主集团眼看农民运动的迅猛发展对他们极为不利,便千方百计想把农民运动镇压下去。1926 年 l 月初,他们纠集高要、广宁、德庆三县的民团、神功仔、土匪共数千人联合进攻领村。聂文波和谢大德、陈佐洲、伍耀辉等率领几百农军与敌人激战,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顽强战斗,终因寡不敌众,被敌人冲了进村,火烧农会办事处,屠杀农民,抢掠耕牛,洗劫财物,造成了震动全省的“高要惨案”(又称“领村事件”)。这一事件发生后,聂文波与伍腾洲、陈佐洲一起前往肇庆向肇庆各界代表大会筹备委员会报告了惨案发生的经过,后又同陈佐洲、伍国辉等农会干部一起率领农民自卫军配合叶挺独立团作战,顺利解决这一事件。

  1926 年 1 月,广东省农民协会西江办事处在肇庆成立,有力地推动了高要农民运动的深入发展。同年 4、5月间,高要全县性的农民组织——高要农民协会成立。与此同时,还组建了高要农民自卫军。聂文波被推选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县农民自卫军副大队长,并在此期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肩负的担子更重了。在领导农会和农民自卫军同地主阶级作斗争的过程中,他不辞劳苦,不怕困难,卓有成效地进行工作,曾多次指挥农民自卫军抗击地主武装对领村、伍村、河台等地的进攻。尤其是地主集团发动第三次进攻领村的时候,纠集了高要、广宁、德庆三县的民团数千人对领村实行围攻,聂文波和陈佐洲、伍耀辉等带领农卫军奋力抵抗,坚持 4 日 4 夜的战斗,后因弹尽粮绝才被迫突围。在突围时他指挥农军掩护村中群众先突围,自己最后突围。在抗击地主武装进攻的残酷斗争中,聂文波始终站在最前线,身先士卒,冲锋在前,无所畏惧,表现了英勇顽强的英雄气慨。他出生入死地为农民群众谋利益,深受农民兄弟的爱戴。

  1927 年 4 月 12 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大举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4 月 16 日,高要县的国民党反动派也开始了大规模的“清乡”、“清党”,到处搜捕革命人士,妄图扑灭革命火焰。在白色恐怖下,党组织和革命团体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为了保存革命力量,根据上级指示,聂文波等人率领农军撤退到高要、德庆、广宁三县交界的山区打游击。

  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捕杀革命带头人,不择手段,利用金钱收买人心,在高要一区大迳乡公所等处贴出告示,以 1000 元白银赏缉聂文波。1928 年 11 月,聂文波因事潜返乐城里坑村时,被坏人出卖,于同月 21 日被反动军队逮捕,当天押回乐城伍村博轩祠“清乡”军营部,进行严刑拷打逼供。敌点燃成捆的神香去烧聂文波的胸部,用火水罐装上滚开水强行放在他的背上,致使胸、背部都起泡,还把他打得头肿脚烂,行走困难。但聂文波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始终没有给敌人吐露一点实情,反而历数反动派祸国殃民的种种罪行,大骂反动派卑鄙无耻。敌人见在聂文波身上再也迫不出什么东西来,便决定将他杀害。

  11 月 22 日,敌军派出一个排的兵力,将聂文波押去杀害。当途经乐城圩时,聂文波对大路两旁的农民群众高呼:“农民必胜”、“地主必败”、“农会万岁”、“共产党万岁”等口号。不少农民见聂文被敌人摧残得不成样子,都伤心地低下了头,垂泪相送。敌军连推带拉地把聂文波押到伍村江根山,使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将他杀害。敌人先用四枚大铁钉将其四肢钉在墙壁上,割去双耳,用尖刀削下额头皮遮住两眼,然后扯开上衣,将聂文波剖腹凌迟,取心烧食,再把头胪砍下,带回乐城圩,高挂在圩中的一棵大榕树上示众,妄图把农民运动镇压下去,把革命火焰扑灭。

  聂文波英勇就义后,当地群众将其遗体安葬于就义处,封土堆墓。聂文波牺牲时年仅 38 岁。他为穷苦大众的翻身解放而英勇献身的革命精神,坚贞不屈的英雄气概,永远激励着人民努力奋进。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