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人物

龙师侯

    龙师侯,曾用名李瑞,1898 年出生于郁南县平台区河田村一个富裕的家庭,有兄弟二人,他排行第一。从 1908 年开始,他由父亲请教师在家里读书。1914 年到本县都城镇锦江书院读小学,1920 年考上郁南县第一中学,初中毕业后到广州继续读书。在广州读书期间,他结识了一些进步知识分子,接受了马列宁主义思想,提高了政治思想觉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5 年夏,龙师侯接受党组织派遣,回到郁南县开展农民运动。当时平台区民团局见龙师侯年青有为,即请他在“剿匪委员会”担任要职,但遭到了龙师侯的坚决拒绝。

  龙师侯与先期派到郁南县活动的中央农民部特派员、中共党员陈均权,以妙门、河田村为立足点。挨家挨户向农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和农会的主张。经过三个月的宣传工作,那里的农民被发动起来了。1925 年 9 月,龙师侯的家乡——河田村首先成立了农民协会。10 月 24 日,郁南县第一个乡农民协会妙门乡农民协会成立。至 12 底,平台区已有 10 多个乡组织了农民协会,会员达 6000 余人。郁南县农民运动开始蓬勃发展。

  1926 年 2 月 16 日,郁南县六区(平台区)农民协会成立,龙师侯当选为会长。与此同时,平台区农民自卫军也正式成立。为了把农民自卫军武装起来,龙师侯多次把家里的钱拿出来买枪支,并亲自往都城镇把枪支弹药秘密运回区农会,发给农民自卫军。

  为了使农民运动在整个粤桂边区发展起来,龙师侯还到毗邻的封川县组织农会。他与一些农会骨干,通过龙姓同宗的关系,经常往封川县思礼乡,召集该乡农民群众开会,宣传组织农会的好处。几个月时间,他走遍平岗、思礼、客家涌、贺村,范村等村庄,把那里的农民发动了起来。1926 年 1 月 16 日,封川县第二区农民协会筹备委员会成立。是年春,郁南河田乡农会根据龙师侯的意见,派出执行委员黄爵寿到广西黄的岳父家,以借谷种为由,秘密联络那里的农民成立农会,黄爵寿在归途中被郁南反动民团杀害。龙师侯得知这个消息后,义愤填膺,派出农军抢回尸体,与农会其他领导人亲到现场验尸。随后组织平台区农会会员 1000 多人在河田举行追悼大会和殡葬仪式,号召农民团结起来,与土豪劣绅和反动民团作坚决斗争。会后,农会会员游行示威,声讨反动派的暴行。

  1926 年 4 月 25 日,郁南县农民代表大会在都城镇召开,正式成立郁南县农民协会,选出了县农会执行委员会。龙师侯当选为执委书记。县农会成立后,全县农民运动深入发展。

  1927 年 4 月 12 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全国一片白色恐怖。从 4 月 16 日开始,西江地区的国民党反动派疯狂镇压农民运动,强行解散各地农会,捕杀共产党人和农运骨干。面对反动派的大屠杀政策,龙师侯与县农会的几个领导人于 4 月 24 日下午,集中在农会主席廖翔仪家举行紧急会议,研究应变措施,但突然被广东守备军第一团派兵包围。为掩护同志,廖翔仪父子不幸被捕(后廖翔仪光荣牺牲),龙师侯等人突围脱险,到桂圩继续开会,决定组织农民暴动,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恢复县农会。

  同年 5 月上旬,龙师侯与县农会常委钟炳枢召集桂圩、平台两地农会骨干在平台区义勇祠开会,计划集中郁南都城、桂圩、平台三个地区的农军,联合毗邻的封川、云浮县农军共 2000 余人,于 5 月 17 日攻打都城镇,并制订了具体的暴动计划。由于 5 月 17 日这天下大雨,暴动日期推迟了一天。18 日拂晓,除了都城区农军未能及时集结和桂圩农军因河水暴涨受阻不能前来外,其余郁南平台、云浮和封川农军共 1000 余人按时到达集结地点。暴动开始,农军分路向都城进攻,龙师侯亲持一面大旗参加战斗。敌人由于事先侦知农军暴动计划,早已在各要道布置力量严密防守,连治安会训练班学员也调上防御阵地对付农军。因此,战斗十分激烈,敌我双方从早上 7 时一直打到中午 11 时,伤亡各 30 余人。农军总指挥聂应时不幸中弹牺牲。农军见硬攻不下,便主动撤出战斗,退回平台、河田、妙门和平岗一带。这次暴动,农军虽然没有攻取都城镇,但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广东守备军第一团团长严博球于农军撤走的第二天,即离都城往肇庆乞讨救兵。

  1927 年 8 月 1 日,爆发了震惊中外的南昌起义。随后,起义部队执行中共中央决定,迅速南下,准备与广东工农武装配合,夺取广州,建立广东革命根据地。为策应南昌起义部队,龙师侯和中共广西地委取得联系,准备组织广西苍梧和广东郁南、封开的农民武装,举行中秋起义,攻取梧州、都城,以切断西江河道,阻止桂系军阀黄绍竑入粤。后因叛徒出卖,广西地委遭到敌人破坏,领导人被捕,中秋起义计划遂告落空。 

   l927 年 10 月 26 日,广东守备军一团纠合郁南、封川及苍梧的两省三县反动民团向郁南农会最后一个根据地——妙门村包围进攻。龙师侯与钟炳枢指挥郁南、封川两县农军把妙门村分成三道防线,与敌人展开血战,整整坚持了 10 昼夜,毙伤敌 80 余人。后来,敌人不断增援,并用大炮轰击村子,民房幸存无几,全村几乎变成一片瓦砾场。为减少损失,保存革命力量,龙师侯、钟炳枢于 11 月 5 日凌晨两点率领全体军民突出重围,撤至广西边境的铜镬大山隐蔽。

  为加强西江地区党的领导力量,中共广东省委于 1927 年 11 月全面整顿和发展西江各县的党组织。此时,中共封川县委成立,龙师侯被任命为县委书记。 

  广州起义失败后,中共广东省委继续部署东、西、北江各县暴动,以造成割据局面,对广州形成包围之势,然后在广州发动第二次暴动,进而夺取全省政权。 1928 年 2 月 3 日,省委制订了《西江暴动计划》。龙师侯坚决执行省委的暴动计划,以封川二区为重点,向农民宣传土地革命,发动暴动。但是,由于此时隐蔽在铜镬大山的农军已被强敌打散,化整为零,革命力量损失较大,部分农民群众失去了斗争的信心和勇气,甚至有部分青年农民因生活所迫当了土匪,使封川县委的暴动准备工作开展得十分困难。为此,龙师侯写了书面报告,托郁南县委书记钟炳枢转给省委,汇报了封川的斗争情况,并请示为扩大革命力量,拟开展“土匪运动”,利用土匪攻打封川县城。省委接到报告后,于 2 月 12 日向龙师侯并封川全体同志复信,向他们提出:“在总的原则上,你们就是要马上抛弃专门做土匪运动的错误,不要幻想即刻用土匪或“两打驳壳”的力量,去夺取城池,而是很刻苦的去建立党的组织,去恢复工农的组织,领导他们作小的斗争。目前就是要使农民为解决春耕而奋斗,从这些斗争中,创造出一个工农群众暴动的局面。”龙师侯接受省委的批评,放弃了专门做土匪工作的计划,不顾当时恶劣的政治环境,深入乡村,抓住农民当前无法解决春耕的间题,秘密向群众宣传土地革命和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意义,号召广大农民群众参加暴动,使封川的革命形势有较大好转。

  1928 年初夏,龙师侯化名李瑞,取道广西转往广州、佛山寻找党的组织。

  是年 8 月,龙师侯不幸在佛山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受尽严刑拷打,但丝毫没有向敌人屈服。他秘密写了一封家信,安慰家人不要为此伤心,并嘱咐同志们要不畏强暴,继续为革命奋斗。不久,他在佛山英勇就义,时年仅 30 岁。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