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人物

周其柏

    周其柏,广宁县新楼乡新楼村人,1903 年农历 8 月 3 日出生,是大革命时期广东农运领袖周其鉴的亲弟弟。其柏很早就受哥哥进步思想的熏陶,兄弟俩对黑暗的社会现实非常不满。有一次,其鉴看见地主向佃户强收地租,深有感触地对其柏说:“一个富户真是劫了三村,农民怎么生活下去啊!”这话给其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20 年,其柏到肇庆中学读书,积极参加爱国学生运动。他深感国家积贫积弱,受尽外人欺侮,决心以振兴中华,改革社会为己任。他曾对同学说:“老番(指外国人)横行,热血青年怎能忍受。”1921 年夏,其柏考入省立第一中学,和陈伯忠、龙启炎、王世禄等西江籍激进青年同学。他们志同道合,如饥似渴地阅读了《新青年》、《广东群报》等革命刊物,寻找救国救民的道路。正在广东省立甲种工业学校读书的周其鉴已参加了中国共产党,他与其柏、陈伯忠等接触甚密,常在一起学习、钻研马克思主义,研究时事。在周其鉴的教导下,其柏等人的思想觉悟提高得很快。

  当时,其柏的五哥周其淞在广州开了一间周祥兴织造厂,他初时要其鉴去掌管厂务,但其鉴拒绝了,后又有意要其柏帮助经营工厂。这样摆在其柏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光荣而艰苦的革命道路;一条是做“上等人”,过安逸、富贵生活的道路。其柏毅然选择了前者,他对五哥说:“人各有志,我跟七哥(即周其鉴)走,不做‘太子爷’”。1923 年,其柏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和陈伯忠等在学校里建立了“广东新学生社支部”,积极参加群众运动。1924 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在日记中写道:“我时刻都以七哥那种富于革命,勇于斗争的精神来作为自己的榜样”。

  1924 年 1 月,国共合作形成后,广东革命运动风起云涌。通过周其鉴的介绍,其柏结识了彭湃、阮啸仙、黄学增等人。之后,彭湃等常在其柏的四牌楼永安街住处商议工作。在农村长大的其柏经过彭湃等人的影响和帮助,思想觉悟有了进一步提高,认识到只有铲除延续几千年的封建剥削制度,广大农民才能有真正的翻身解放。他于是决定弃学投身农民运动。彭湃知道其柏的想法后,十分高兴地说“阿柏,你就回家乡去,协助你哥哥大干一场吧”。不久,通过彭湃等人推荐,其柏被委任为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赴西江地区开展农运。

  1924 年 6 月,其柏来到广宁县荷木咀、江美村一带开展工作。江美村是他妻子陈秀珍的娘家。他对这里的情况十分熟悉。其柏首先通过妻兄陈耀楚,逐家串连,挨户谈话,宣传革命主张,很快就组织起农会。当时,革命经费十分缺乏,其柏便以五哥周其淞的名义到县城的十三行赊账,并亲自带人到绍昌杂货店将五哥名下的货物搬走,变卖后用来开展农运。然而一些亲戚却在背后笑他“戆”,并骂他是“倒米寿星”,但其柏都一笑置之。五哥知道后也赶来责备他。其柏说:“我们是根据孙中山的三大政策来开展农民运动的,你不是整天说拥护孙中山先生的吗?”驳得周其淞无言以对。在周其鉴、陈伯忠、罗国杰、周其柏、谭鸿翔等人的努力下,广宁农运很快便蓬蓬勃勃发展起来。1924 年 10 月,广宁县农民协会成立,周其柏当选为候补执行委员。

   广宁县的土豪劣绅为了对抗农会,组织了反动民团“业主军”,进行武装挑衅。县农民协会则针锋相对,成立了农民自卫军,但缺少武器。其柏献计,令农军用木枪当真枪,举行武装示威游行,压下了“业主军”的反革命气焰。他还将妻子做“女红”的钱拿出来购置农军枪械。1925 年 2 月,彭湃、周其鉴指挥 1000 多农军和铁甲车队等革命武装围攻潭布乡“业主军”炮楼,屡攻不下。其柏建议用火攻,迫使敌人缴械投降。

  1925 年 4 月,其柏又受命往广宁县绥江西岸与高要县接壤的地区工作,他和广东妇女解放协会的黄国侠一起深入领村、伍村等山区,建立了农会,把广宁、高要革命力量联成一片,壮大农军力量。1926 年 1 月,高要、广宁、德庆三县的地主豪绅武装袭击农民协会,残杀农会会员,制造了震惊全省的“领村惨案”。其柏闻变不惊,立即返广宁石涧报讯,并带领广宁农军两个中队赶到领村,配合叶挺独立团镇压了地主豪绅的叛乱。事隔几十年后,时任独立团参谋长的周士第在缅怀其柏时,仍谈及这段历史。

  1926 年 1 月,广东省农民协会设立了西江办事处,周其鉴任主任,其柏也调到办事处工作。当时,云浮县的地主组织了一些冒牌农会,其柏闻讯后即带数名革命青年前往处理。他首先从该县最多佃农的腰古区入手,发动群众,解散了由地主豪绅把持的假农会。不久,以贫雇农为骨干的农会便很快建立起来,在短时间内就有 7 个乡成立农会,还有 10 多个乡正在筹备。其柏在云浮县搞农民运动取得显著成绩,受到广东省第二次农民代表大会的表扬。

  1927 年 4 月大革命失败后,其柏任重建后的中共西江地委(后为特委)委员,协助地委书记黄学增组织肇庆起义。同年 12 月,其柏在高要禄步一带集结了一批农军,准备配合广州起义。并亲自赴广州听候命令,刚好遇到广州起义提前举行,他便参加了战斗。起义失败后,其柏转返高要活动。1928 年 1 月,周其鉴在清远被捕牺牲,其柏听到这个消息后,悲愤交集。他决心化悲痛为力量,继承七哥的遗志,与反动派战斗到底。

  1928 年 5 月,高要民团联总伍南航和敌军团长胡乾象得到周其柏等人要经过高要水南洞头坑口的情报,便纠合大批民团设下埋伏,其柏和陈均权、蔡日升、莫端华等 7 人中伏后负伤被俘。敌人先将他们押解到江门,随后又押到广州南石头监狱。凶残的刽子手用酷刑逼供,其柏被打得遍体鳞伤。但他坚贞不屈,始终没有讲出一句敌人所需要的东西来。其柏的五哥周其淞曾托人想法保释其柏,但那人到监狱了解情况后便对周其淞说:“周其柏是出了名的‘暴动友’,而且现在仍十分固执,一点也不肯转变,没办法了。”

  同年 8 月的一天,敌人将已被酷刑折磨得四肢不全的其柏抬到监狱的操场上,准备行刑。临刑前,其柏英勇无畏,大义凛然,不断地喊着:“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年仅 25 岁的周其柏英勇牺牲了,但他对革命坚贞不屈的大无畏精神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