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人物

陈伯忠

  

 

 

勇敢的农民自卫军军长陈伯忠

    陈伯忠,乳名新启,1901 年 2 月出生于广宁县江头乡(现属四会黄田)的一个地主家庭。

  伯忠 10 岁入私塾。15 岁那年,转入广宁元恺高小学校念书。1921 年,伯忠考入广东省立第一中学,到广州就读。后来,他在共产党员周其鉴的引导下,与罗国杰、王世录、龙启炎等组织了同乡学生会,经常在一起探讨社会问题。他如饥似渴地阅读进步书刊,开始认识到社会贫富悬殊的根本原因是帝国主义的侵略及不合理制度的存在,要改变现状就必须唤起民众,打倒帝国主义,推翻不合理的制度。

  1923 年下半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4 年 7 月,伯忠进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在广州开办的第一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在那里他认识了彭湃、阮啸仙等农运领导人。他不仅认真学习农运的理论,还经常深入广州市郊向农民宣传。8 月,他在农讲所结业,被委任为中央农民部驻广宁特派员。

  伯忠返广宁后,参加了周其鉴在带洞主持召开的县农运领导人会议。会后,他回到自己的家乡——黄田地区开展农民运动。在江头乡,伯忠用各种方式耐心细致地向农民讲解建立农会的好处。他还现身说法,向农民讲清自己家庭的富有是祖辈靠剥削得来的,而农民终年辛苦劳累却不得温饱,是由于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所致。教育农民团结起来,同田主斗争,打倒封建势力,建立一个耕者有其田的新社会。他的讲话受到农民的欢迎。

  这一年收成不好,他家的许多债户、佃户要求减租,伯忠都欣然同意,并把他们的欠帐一笔勾销。伯忠的言行,使他的母亲很不理解。伯忠就心平气和地对母亲说:我们的钱财是祖宗靠剥削得来的,它沾满了农民的血汗,我们坐享其成,是不光彩的。现在搞农民革命,实行耕者有其田和人人平等,我们如果还象过去那样剥削压迫农民,将来农民是不会原谅我们的。他母亲原先也是个出身贫苦的人,经伯忠多次耐心教育,也渐渐明白了道理,转而支持伯忠的行为了。

  经过伯忠的深入宣传发动,江头乡农民觉醒了,纷纷要求组织农会。报名加入农会的农民占全乡农民总数的 80% 以上。9 月 12 日,江头乡农会举行成立庆祝大会,到会的会员及附近各乡的农民代表达 400 多人。伯忠在会上发表演讲。会后,他把家里的几支长短枪交给农军使用,并把佃户请到家里,当众宣布:以后不用交租,自耕自吃,所欠债务一律废除。随后又召开农会会员大会,当众把他家的田契,借据全部烧掉。

  江头乡农会的成立和伯忠的革命行动,给附近各乡农民很大鼓舞,纷纷要求伯忠帮助他们组织农会。伯忠抓住这一有利时机,带领陈子英、陈子贤、陈扁等积极分子到黄田、村心、洛口等地进行宣传。他不怕地主豪绅的恐吓,头戴竹帽、身穿粗布衣服,走遍村村寨寨。每到一地都在农民家里食宿,同农民一起劳动,因而深受农民的信赖和拥护。在伯忠等的宣传发动下,这几个乡也先后建立起农会。

  1924 年 10 月,陈伯忠当选为新成立的广宁县农民协会副委员长兼农民自卫军军长,与周其鉴等领导农民开展减租减息斗争。不久,江屯、潭布等处的地主召开“保产大会”,组织“业主维持会”,购买武器,招收打手、土匪 800 多人,实行武装收租,妄图破坏农民运动。陈伯忠旗帜鲜明地维护广大农民的利益,在石咀乡设立农军行营指挥部,积极训练农军,以防止地主武装的袭击。

  同年 11 月 25 日晚,潭布地主民团悍然袭击古楼营农会。陈伯忠率领当地农军,击败了民团的进攻,但广宁局势仍十分紧张。

  12 月初,正当广东革命政府派人来处理广宁事件时,嚣张的民团竟出动百余人两次袭击社岗农会。但都被陈伯忠领导的农军打得抱头鼠窜、龟缩炮楼。潭布民团不甘心失败,继续招兵买马,准备再次进行反扑。

  后来,广东革命政府根据广宁战事的发展,派出我党掌握的大元帅府铁甲车队等武装,到社岗增援农军。陈伯忠率领农军与铁甲车队等密切配合,打得潭布民团落花流水,迫使民团退守江姓地主炮楼。铁甲车队与农军立即包围了该炮楼。由于楼高墙厚,铁甲车队和农军只有轻型武器,因而屡攻不下。当晚,彭湃召集周其鉴、陈伯忠和铁甲车队领导人徐成章、廖乾五商量,决定由廖乾五回省报告,请求增调兵力和重型武器。陈伯忠提议对敌炮楼采取围而不攻、长期困敌、迫其投降的办法,并率农军担负这一重要任务。

  1925 年 2 月 1 日,农军和铁甲车队等武装向潭布江、黄两姓地主炮楼发起总攻。彭湃带领铁甲车队攻打炮楼,伯忠带领农军把守要道,截击来援之敌。在作战中,伯忠身先士卒,冒着枪林弹雨率队冲锋陷阵,与民团浴血奋战 10 多昼夜,把各路增援之敌打退,有力地支援了铁甲车队等革命武装对江、黄两姓地主炮楼的攻击。到 2 月 13 日,终于把据守在炮楼里的民团武装打垮。接着,他不顾劳累,继续率领农军向占领螺岗、茶坪岗等地农会的民团进攻。仅两天,便把民团打垮。至此,历时三个月的反击地主武装的战斗胜利结束了。这是一场又打又谈的战斗,既有军事斗争,又有政治斗争。伯忠是这次战斗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充分表现出出色的军事指挥才能和高超的政治斗争艺术,不愧为农军杰出的领导人。

  1925 年 9 月,陈伯忠以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身份到四会县开展农民运动。

  四会与广宁接壤,受广宁农运的影响很大。伯忠到四会领导农民运动,广大群众拍手称快,而地主豪绅却怕得要命。土豪张杰臣、李聚泉一伙到处造谣诋毁陈伯忠是“落地火殃”,说他“将广宁惨案移祸四会”。县长李民欣竟把伯忠关于组织农会的报告篡改为办民团会,并声称:“本县长只知有民团,不识什么农民协会。”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伯忠面对这恶劣形势,毫不畏惧,决心为四会工农大众的翻身解放而全力奋斗。

  伯忠根据在广宁的实际斗争经验,注意物色工农运动中的积极分子,加强培养考察,作为建党对象。他一到四会,就设法同李木、伍明生、陈璧如、唐少彬、彭拔英等工农运动积极分子取得联系,并依靠他们去团结、发动工农大众参加革命。

  经过伯忠和李木、陈璧如等人的深入发动,四会工农运动很快便开展起来,并涌现了申金连、麦炳炎、雷锡南等一批骨干。经上级党组织批准,于 1925 年 11 月吸收了陈璧如、唐少彬等人参加中国共产党,建立了中共四会支部,由伯忠任支部书记。

  1926 年 2、3 月间,伯忠又在工农运动骨干中先后吸收了彭拔英、雷锡南等人参加中国共产党。并经上级党组织批准,将四会支部改为特别支部,伯忠任书记。

  四会的工农运动在以陈伯忠为首的特支领导下,在全县范围内得到迅猛发展。到 1926 年上半年,工会组织已在所有行业中发展起来。成立农会的区、乡也从黄岗、白沙两个乡迅速发展到附近的许多乡村,入会会员近两千户。已成立和积极筹备成立农会的区、乡占全县 80% 以上,多数乡农会还建立了农民自卫军,县总工会和县农筹会也在这期间先后成立 。

  由于伯忠在各地发动农民组织农会,支持农民同地主豪绅作斗争,反动派对他恨之入骨,扬言要他“丢脑袋”。伯忠没被反动派所吓倒,而是继续坚决领导农民同地主豪绅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1926 年秋,反动县长李民欣指使其爪牙组织县、区团务委员会,强行向农民勒收民团费和其他苛捐杂税,并购置枪支,妄图血腥镇压农会。针对李民欣这一倒行逆施,伯忠召开各乡农会负责人会议,商量对策,揭露李民欣一伙的阴谋。接着,召开各级党部联席会议,决定改组李民欣的御用工具——县团务委员会及各区团务委员会,并召开全县各界人民团体代表大会,声讨李民欣等人的罪行,粉碎了反动派的阴谋。但是,敌人却采取更加狠毒的手段,收买凶手谋害他。伯忠却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继续到各地组织农会。

  1926 年 10 月 26 日,伯忠到达迳口,与赖西畴一起研究开展农运问题。10 月 29 日,陈、赖两人走到蕉坑龙王庙附近时,被反动分子截住后押至迳口龙藏口杀害,并沉尸三丫口漫水河中。陈伯忠牺牲时,年仅 25 岁。

 

陈伯忠故居

 

陈伯忠故居石门夹、石板天井


相关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