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史工作动态

肇庆市委党史研究室纪念革命烈士专题之二十三:优秀的中共地下党员陈应燊

    

  陈应燊,曾用名陈应新,1915 年出生于广宁县坑口乡屋仔洞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父母早丧,有兄弟姐妹 7 人,他排行第六,所以又名陈六。他的 4 个姐姐不幸夭折,大哥 15 岁便到县城南街,先后在地主家和文治学堂做工,以维持全家生活,后在南街开设一间织卖雨帽和替人洗衣的小店,使陈应燊得以由小学读到初中。 

  陈应燊于 1934 年从广宁县立中学毕业后,在坑口乡碑角小学当教师,1937 年春转到排沙乡三角小学任教。他勤于教学,深得当地群众赞誉。 

  l938 年初,从广州来了一批抗日宣传队。陈应燊应邀参加宣传队会议,他提议要抓住当前群众生活痛苦是由于日本军队的入侵这一事实激发群众的同仇敌忾之心,最好能开一两次大规模的群众抗日大会,另外要多与乡公所合作,特别要争取驻军的支持。宣传队长认为他说得有道理,即委托他与乡公所和驻军打交道。在陈应燊等人的组织下,一个约 1000 余人的群众大会在排沙街举行了。陈应燊在会上发言时提出的组织壮丁抗日集训队和生产自救的建议,都得到群众的响应。从此,他成为当地开荒和冬耕生产的指导员和集训队的军事教官。 

  1938 年暑假,陈应燊回到县城,参加由广州中山大学共产党员冯华组织的广宁县留穗学生暑期回乡抗日宣传队。他们从南街出发到古水、上林、赤坑、北市、江屯等本县大半个山区进行宣传。在宣传工作中,他表现出高昂的抗日救国热忱。同年 7 月底,陈应燊由冯华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宣传工作结束后,党组织指派他回三角小学,与那里恢复了组织关系的大革命时期的老党员陈瑞琮、陈沛以及新发展的党员陈英、张森荣等一起进行地下革命活动。 

  在当地党组织领导下,陈应燊针对现实,兴利除弊,与封建迷信思想作针锋相对的斗争。学校侧有一棵枯朽松树,被当地人称为“风水松”,又因为生在“土地伯公石”背后,故又称“伯公松”,不时掉下树枝,打伤人畜。陈应燊想请人砍掉它,可当时村民封建迷信思想严重,凡与封建迷信沾上边的东西,都被视作神灵不可侵犯。村里笃信风水的信徒,听说要砍风水松,便吓唬说,这松树是全村几百人身家性命所系,只能自生自灭,谁也不能动它,否则会人头落地。这伙人来势汹汹地向陈应燊问罪。陈应燊和颜悦色地向他们一一解释:“如果伯公有灵,能看着大松枯枝压伤人畜置之不理吗?”把他们问得哑口无言。陈应燊进一步做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工作,村民们才同意试试看。枯松砍掉了,村民并无招致半点横祸,从此村民的迷信思想得以破除。 

  1940 年暑期,广宁、四会两县当局在南街镇合办一期师资训练班,党组织派陈应燊参加。班中几个党员在县委书记龙世雄领导下,组成党支部,进行定期活动。陈应燊侦得训练班中的所谓“行动队”实际就是特务队时,便通过各种办法给受训学员揭穿这个底细,使不少学员得以省悟,免入圈套。当时国民党用拉夫的方式把绝大多数学员拉入国民党。陈应燊建议他们也要参加国民党,他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用国民党的牌子进行革命活动。同年下半年,党组织派他回县附小任教,他利用国民党党员的身份秘密进行中共地下革命活动。 

   1940 年至 1945 2 月的 5 年时间里,陈应燊在县委领导下,先后与附近农村和学校的党员进行联系,加强组织活动,从农村的青年和学校学生中培养进步力量,扩大外围组织。1944 年底,他和高玉山、高誉钤等同志,组织一批武装力量,待机而发。 

  1942 5 月,由于中共粤北省委遭受破坏,广宁党组织停止了活动。陈应燊于 1944 年秋,从县附小转到县师范学校当会计。1944 年底恢复组织活动后,他继续与原来乡村和学校党的组织成员联系活动。 

  1945 2 16 日,陈应燊到三角小学参与中共西江临工委书记欧新在那里召开的广宁、四会两县抗日武装起义会议,并被选为武装起义委员会委员。回到南街后,他和另外两位起义委员会委员高誉钤、高玉山一起,在荷木咀一带积极发动群众,组织力量准备武装起义。但因所掌握的武装力量还较薄弱,且荷木咀离县城较近,故未能在那里发动起义。 

  2 20 日,排沙、江屯、扶罗等起义点同时举行起义,特别是排沙起义点取得较大的胜利,震动了全县。为发展革命形势,扩大战果,他一面与高誉钤、高玉山等起义委员想方设法,进一步增强荷木咀一带的农村革命力量,在南街城镇发传单,扩大政治影响;一面准备把城镇内机关、学校的革命力量也发动起来,把农村和城镇这两股革命力量拧在一起,成为全县的一股中心力量。他得知县银行、广宁中学等单位共有 10 多位共产党员,但组织关系都在县外的情况后,即向中共广宁县委提出了发动这股力量的建议,得到领导的同意。正当他密锣紧鼓进行这一工作时,却被坏人告密,于 1945 3 3 日被捕。 

  陈应燊被捕后,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的铮铮铁骨,他被囚禁在囹圄内还不断向难友进行为人民解放而斗争的宣传教育。1945 10 8 日,他被敌人押往刑场。途中,他高唱《国际歌》,高喊“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不幸在敌人屠刀下壮烈牺牲,时年仅 30 岁。